男生网名

前因后果|钱因后果

男生网名 2018-07-12 点击: 手机版

【www.zhugexiaochuan.com--男生网名】

钱因后果

  文/李柯璇

  其实,也并没有多大的变化:只但是从一个村到了一千多公里以外的另一个村,也只但是从只身一人变成了有夫有儿。红云想起几年前的那件事来,几似觉得做了场梦一般,而此刻的生活也是混混沌沌模模糊糊。

  还似往常那样,大清早的红云从家门里出来去县城边儿卖点土鸡蛋。早些年家里还没有崽出生就死了男生,红云年纪轻轻却成了寡妇。男生撒手前留给了她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鸡场,再加点补贴,她自己也紧着些口袋。偶尔村长还会不怀好意地提着点荤物来揩油,她胆小懦弱不敢吱声。日子就这么凑活着过了下去。

  她一般都不走村门口的路,正因那路正对着村长家,她怕不巧碰见觍着个脸满面油光的村长。她宁愿绕道侧面的口过桥走。

  平日天还蒙蒙亮的山里会笼着轻薄似纱的雾,今日里细雨霏霏连成丝也却视野开阔,四周的景物清晰得很。红云有心多瞧了几眼,却见桥下的流水不知何时了,桥下只剩大片的杂草和乱石,枯索的很。她不禁想到自己孤身一人形影相吊,心上浸了点儿凄凉,下意识地紧了紧衣服。

  眼睛一尖,看见一只黑黢黢鼓囊囊的公文包斜躺在桥下的砂石砾上,周边还散落着几沓百元钞票,那公文包里必然是……

  红云一惊,张皇起来,她活到这么大都没见过那么多的钱!桥地处偏僻,很少有人往这儿走。昨日清早也没见有,今早忽然从天而降……她没准儿是第一个看见的呢!

  “这……这钱哪来的啊…”红云颤悠悠地站在桥上也不敢往下走。“莫非是坏人抢来的赃款吧?”她憎恶起来自己到底是眼尖还是眼拙,竟看到不该看的东西!

  “要不然回去和大伙说一声……再不行就报警”她琢磨着,突然脑子一热“不行,万一失主找到包说是包里钱少了,那我但是跳进黄河也洗不净”她摇摇头,还从来没有如此刻这般冷静聪敏过,忖度半天,灵光一现,“不如假装和阿霞一齐明早进城玩儿,带她往桥走……多个人证。若是明天钱不在了,我就当这天没看见这钱”

  她觉得这主意可行极了,也不去卖鸡蛋调头往村里的方向回去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红云就拉着阿霞匆匆出门。

  “哎呦,云,这么急你是要赶去投胎喏!”阿霞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,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样貌。当然,红云挑中她的原因不仅仅是她不怕事,更是她颇有点“头脑”,鬼主意多的很。

  “你不知道啦,我昨日看见的那手链子只剩那一条咯!被别人买走了咋办呀!”红云胡诌乱道,一心想把她快点带到桥上。

  最后到了桥上,红云往那处一看,呼——那包还在!幸好幸好!她刚准备拉过阿霞装作第一次看见的样貌就听到阿霞高呼:“妈呀!云啊!你看那儿!整整一包钱呐!”

  “啊!是呀是呀!也不知道谁拉到这儿的”红云赶紧附和到,心跳到嗓子眼儿了。“咱们怎样办啊?回去告诉村长?报警?”

  阿霞沉思了一会儿,“不行,不能这个时候回去,万一哪天失主找到包说是钱少了咱俩可不就成冤大头了吗!”

  “对对对!那咱们怎样办?”红云忙问道。

  “回去和村里的女的说明天县里赶集,好多好玩意儿又便宜,她们准儿来,咱俩专把她们往桥上领,这样人多一齐担着,也不怕出个什么事。若是明天钱不在了,咱俩就当这天没看见这钱”

  “好好……”红云心里一阵纠结,但也只能答应。

  回到家,红云在床上翻来覆去几遍怎样也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那公文包。那么多的钱生平还是第一次见,或者也不是第一次?去年村里选新一届村长时,村长让他媳妇挨家挨户送红包……哎,可不管怎样说那都是笔巨款!

  红云心里顿时觉得有千斤重担扛着,愈想愈觉得负罪满满。万一明天大家伙没看见那包呢?这钱不就……红云心烦意乱,直直从床上坐起来,披上衣服,取上手电筒,挂上门就冲了出去。

  走到那桥边,却看到一束光从桥下射上来。

  有人!

  红云紧皱眉头,这件事她可没和第二个人说过,不会是阿霞鬼迷心窍半夜起来偷拿去了吧?这阿霞!平日里就爱算计,斤两分的清楚。对了!听说最近她家里有点事还急用钱!准是她对这钱动了歪脑筋!阿霞啊!你怎样分不清事重事轻!

  “谁!”桥下传来的声音。

  “我,红云!”红云气坏了,这阿霞真是糊了脑子,她赶紧下桥要去劝劝她。

  “颜三?”红云见人一惊,“你来这儿干嘛?”

  颜三局促地说,“嗯……这天傍晚我家孩儿把球给踢到桥下了……我趁他睡了出来找找……”

  瞎说!这桥偏得很,大人都不曾往这个方向走,小孩儿怎样会来这儿!红云在心底默默 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你呢!大晚上的来这儿干嘛!”

  这句话问的红云措手不及,她尴尬地说,“呃……这几天晚上失眠出来溜溜,没想到正好看见你……”

  “噢……好吧……那……这三更半夜的也怪不安全的,咱俩回去吧,我明天再找吧”

  红云狠狠地咽了口口水,朝那个方向望了望,天太黑什么也看不见,只得和颜三回去了。

  红云正在被窝里窝的正香,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。

  “唔……谁啊?”红云眼睛睁也睁不开,迷迷糊糊地打开门。

  “红云,快去桥那边!村长都过去了!”

  “啊?”红云一下子清醒了,抄上几件衣服,边往身上套边往桥那边跑。

  村长青了个脸,此刻桥头骂骂咧咧:“我家兄弟是包工头,带着底下兄弟的工资来我家让我帮忙清清账,结果在桥上翻了车丢了钱不说人也住了院……”他扭头一看,见着了红云,果然露出那油腻腻的笑容,之后又换成黑脸,咬着牙说“此刻倒好!钱不见了!28万!你们谁担得起这个职责?!”

  钱没了!红云慌了,昨日早晨还在的!前两天都还在的!怎样说没就没了?

  那必是颜三拿了!她昨晚偷偷摸摸地肯定没干好事,定是做了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!还给儿拿球……她那儿子一天到晚坐在家念书何时见过他踢过球?想想那颜三,素常就爱贪小便宜!没了盐酱油向人家一借就是一礼拜。哎……颜三啊!你怎样能偷别人的血汗钱!

  红云想从人群里找到颜三,必唾以嫌弃愤恨的目光!

  “红云红云……过来过来!”阿霞小声招呼道。

  “怎样了?”

  “你先保证——绝对不会出卖我!”

  “什么?”红云不解。

  “哎呀哎呀!快保证!”

  “好吧好吧,我保证”

  阿霞四处探探,拉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:“那公文包里钱的不是村长家的——村长是在诓人呢!”

  “什么?”红云瞪圆了眼睛。

  “我昨日回去亲眼看见村长的表弟背着个包进去了,他家表弟和我家弟弟是一个工地的多少还是认识的,他见着我还向我打了个招呼。我顺嘴问了句大老远跑过来做啥,他说是来请表哥算算账的”

  “天哪!那村长此刻……”

  “对啊!他也不知道从哪儿听的消息说桥下有包无人问津的钱,估计想拿回来吧,结果谁料到这天早上这钱不见了!就干脆说自己家的钱丢了呗!”

  “简直贼胆包天啊!”红云恶心极了,简直想向他身上狠狠啐一口。

  “哎……没这个胆量他怎样当上这么久的村长的呢?”阿霞意味深长地说。

  傍晚,红云正熬着汤,突然又响起敲门声。

  “哎……多事之秋啊”她叹息着打开门。

  “红云!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!”门外的是颜三,她满额头的汗。“能进来吗?”

  “啊……当然能够啊”红云一脸纳闷,她找我干嘛啊……想起来极可能是颜三偷了那包钱,立马语气硬了好多,正好审审,“进”

  “阿霞这个心机鬼!”颜三一脸愤愤,“你肯定好奇我怎样知道桥下有钱的吧?呃……对不起,那天晚上骗了你”

  “对啊……你怎样知道?”红云一头雾水,突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便一脸懊恼。

  “哎,我们敞开天窗说亮话!咱俩呀,都被蒙了!”颜三敲了敲桌子,“是阿霞告诉我桥下有钱的,她说我家和村长家住的近,让我赶紧通知村长。我想,这钱哪是说有就有的,更何况那么大一包钱,因此夜里就出来去桥下看看到底有没有。大晚上的钱还没找见却碰见了你,我想这桥下定是有钱的。于是这天早晨我就带着村长去桥头找钱去了。不承想,钱却没了”

  “啊……是我没弄清楚就瞎怀疑,但是这管阿霞什么事啊?”红云越来越迷糊了。

  “你想想,她告诉谁不好,偏偏告我!分明看我……有着小毛病,等人怀疑起来让我背这个黑锅!我看,这钱八成是她拿走了!”

  红云完全被绕晕了,一面是阿霞说村长想骗钱,这边又说阿霞是贼喊捉贼。她云里雾里的脑子里乱糟糟的。

  明明这几天村子里的人都被村长宣称的28万搅的人仰马翻,每一天茶余饭后的话题都是关于这见所未见的一包钱。阿霞却跟没事人一样,不仅仅频繁进城,还在脖子上绕上了一圈细细的金链子,完全不像急用钱的模样。红云心里已经默默坚信了颜三的决定,甚至看见为这事成天跑来跑去的村长都浮出层薄薄的同情。

  “云,你这几天怎样和我这么疏远?”阿霞一脸平静,姗姗迎上刚出门的红云。

  红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第一次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散发正义的光芒。她装作没听见的样貌,继续往前走着。

  “我知道了,你不会以为那钱是我拿的吧”阿霞一把抓住红云的手,脸上一点起伏都没有。

  红云扯开她的手,镇定的说:“是怎样样,不是又怎样样?反正我跟那‘巨款’但是半毛钱关联都没有”

  阿霞突然冷笑了几声,“那你不会也真的认为那钱是村长的兄弟丢的吧”

  “我怎样想与你何干?”红云似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走了。

  “这是他表弟的地址,村长做这一套他表弟但是完全不知情的”阿霞几步追上去把纸条塞进红云的口袋里。

  “有病吧?管我什么事”红云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红云又被敲门声吵醒了。抻开一看,村长啊!

  红云睡眼惺忪,“村长啊,大清早的这是干嘛啊”

  村长激动的说:“我知道谁拿了钱了!阿霞这个小畜生!颜三说你和她看见她提着一个类似的黑文件包带回屋了”

  红云一怔,其实她也是怀疑并没有把握证明就是阿霞啊,颜三这是干嘛!急功近利地想证明自己的清白?

  她刚准备解释,村长就说:“早就觉得她不对劲儿了,刚去她家问她还死不承认,此刻好了,有你们俩人证不怕她赖账。”

  红云觉得事情似乎进展到一个不妙的地步,反复推辞一会儿还要进城卖鸡蛋,只能等回来再说,她要去问颜三这是在做什么!

  村长前脚刚走,后面就听见阿霞婆婆的声音:“李红云!你们这是不分青红皂白要捉人?!要抓霞先抓我!”

  “没有啊……”红云刚要解释,阿霞婆婆就立马打断了她的话,凶气腾腾地说:“阿霞要在家里闹自杀!此刻卧尔兹还在家里看着她,你随我回去!这天这事说不清楚你就不准回家!”

  自杀?!红云整个人都愣住了,呆呆着随着婆婆一步一个坑地跌跌撞撞地往她家走。

  阿霞果然颓废地蹲在门坎上,头发乱糟糟的堆在头顶,一脸蜡黄:“真的不是我拿的!真的不是!”红云见这幅画面,整个心也是纠的生疼,更想起来这事跟自己有莫大扯不清的关联,好想打自己几个耳光。

  她突然想起来阿霞以前给过自己的纸条,二话不说蹬腿就跑,婆婆也没看拦她,只是意味不明地与阿霞对视了一眼。

  红云紧紧攥着那张纸条,她心里太难受了!让一个仅仅是怀疑的对象蒙受这么大的苦楚,她这必须要去问个明白,到底村长说的是是真是假,阿霞才值不值得信赖。

  她搭上顺风车进城,从城里坐车转站辗转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村庄。一路颠簸,让红云头晕眼花恶心地吃不下一口饭。

  她最后找到了传说中的“村长弟弟”:一副置久了散发着腐败气息的烂金瓜,一双打了弯扭不正的歪藤条,一块硬邦邦高耸似山的山竹壳。在“弟弟”的带领她走了崎岖坎坷4个小时山路,也最后找个到了这几天她心心念念的“家”:一片茅草,两块木板,三根树桩。此刻她已身无分文。

  夜里,她抚着脖子上火辣辣的伤痕,突然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阿霞脖颈上的金链子,不禁苦笑数声,这才明白了这场都不用送人,不请自来的“连环计”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zhugexiaochuan.com/wm/1555/

推荐访问:姜歌案前因后果
相关推荐